主页 > K生活书 >主所爱的祂必管教《士师记查经(三)》 >

主所爱的祂必管教《士师记查经(三)》

士师记的背景,是以色列人当时没有王,因此,但支族寻找他们可以安居的土地。当他们来到米迦这个荒唐的家庭时,我们看到偶像、拜假神的影响力竟然从一个家庭扩张到一个支派。

(三)沉沦但族沉伦坏

但,是拉结的使女辟拉所生,名字有「申冤」之意,因为这个孩子的出生,申了拉结不怀孕生子的冤屈,雅各临终时为十二个儿子祝福与预言说到:「但必判断他的民,作以色列支派之一。但必作道上的蛇,路中的虺,咬伤马蹄,使骑马的坠落于后。」(创世记四十九章16-17节)雅各一面祝福但族要作公平的判断者,一面却也预告但族的后代子孙必作既暴力又诡诈的蛇虺。

从一个家庭来的败坏
在民数记中,摩西在摩押平原第二次数点民数时,记录属但支派而可以打仗的有六万四千四百人(民数记廿六章43节)。约书亚记指出,但支派的地业介于犹大的西陲与地中海之间(约书亚记十九章40-46节),包括非利士地的北部。这个地区土壤肥沃降雨充沛,是一块美地。

然而,但支派无法赶走非利士人;士师记提到亚摩利人强逼但人住在山地,不容他们下到平原(士师记一章34节)。士师记第十八章开始,说他们还没有在以色列的支派中得地为业,其中有六百名但人準备寻地居住。

抢偶像,拐祭司,沉沦:这些流浪的但人打发了五个勇士,到各地去窥探。这一天,他们来到以法莲山地进了米迦的住宅,就在那里住宿。并且请米迦的祭司少年利未人去求问神,问神说:此行道路是否通达?假祭司求问假神之后,竟妄称耶和华的回答说:可以平安…。之后这五个但人就一路来到拉亿。

拉亿彷彿世外桃源,物产丰饶环境好;又观察到住在此地的居民生活无虑,对外远离西顿的强权没有外敌,也不与外界往来,内外安靖国情好。尤其对但人而言,拉亿没有外敌,一旦攻取,将来自可悠闲度日;拉亿也没有盟友,现在攻打不必有所顾忌。

上帝的选民竟成强盗
这五个人回到琐拉和以实陶与弟兄们商议。于是但族中的六百个人到犹大的基列耶琳后边安营。再往以法莲山地去来到米迦的住宅,六百个但人各带兵器站在门口把守,那五个人就直接进入米迦的住宅,拿出神堂里雕刻的像、以弗得、家中的神像…。这根本就是有计画的抢夺。

这时,祭司看见了就问他们说:「你们做什幺呢?」 他们威胁祭司一番后再利诱祭司:「不要作声,用手摀口,跟我们去吧!我们必以你为父、为祭司。你作一家的祭司好呢?还是作以色列一族一支派的祭司好呢?」

这位少年祭司,不但没有尽到祭司的责任,也没有重情顾义地一口回绝来表明对米迦的忠诚,经文说反而他心里喜悦。连忙拿着以弗得和家中的神像并雕刻的像,欢欢喜喜地加入他们的中间,少年祭司不但是自愿的还满心欢喜地跟随但人离开。

但人离开那里,妻子、儿女、牲畜、财物都在前头。走远了,米迦发现家中遭窃就聚集邻居急忙追赶但人。追上了,米迦要求但人归还神像和祭司。但人反过来恐吓要攻击米迦还要杀他全家,米迦看见对方的势力远比自己强盛,斟酌后只好转身回家。

杀无辜,烧拉亿,立偶像,更沉沦:但人来到拉亿,就用刀杀了那些居民,又放火烧了那城,给那城重新起名叫「但」。但人设立雕刻的像,请来摩西的孙子和他的子孙作但支派的祭司,直到那地遭掳掠的日子。(士师记十八章)

但人不敢打敌人得应许之地,却抢弟兄,还携家带眷又偷又抢,是最不良的亲子活动,家教坏;但人忘恩负义抢劫曾经接待他们的米迦,抢走偶像、诱拐祭司,还恐吓要杀米迦的全家,心肠坏;又用刀杀拉亿的居民,火烧那城,行径犹如强盗恶寇。

管教奠基于爱
但人真坏,又请摩西的孙子、革舜的儿子约拿单和他的子孙,作但支派的祭司,陷摩西于不义,殃及祖先与后代。看起来,这些坏人一路顺风,似乎如同应验了假祭司所说的「平安」;然而,经文的最后说但人地遭到掳掠(士师记十八章30节),沉沦的但人结局更坏。

在阅读士师记时,务要记得「上帝对所爱的必有管教」─上帝的管教非常信实,也严厉可畏,但是上帝没有失去天父的位格,祂的管教出于信实的慈爱。

上帝对祂百姓的管教精準而有效,不曾失误;对于祂沉沦败坏的子民,上帝的管教按时候施行,不随便更不耽延;面对以色列人拜偶像的罪,上帝虽然「怒气发作」,却从不凭血气管教。

而儘管以色百姓一再行恶,上帝的管教总是基于对世人的爱,不但差派先知多方多次流泪劝诫、警告,还经常预先宣告管教方式,而只要百姓悔改就「后悔不降所说的灾」,直到百姓仍不断悖逆行恶才确实管教。

真神赐下真平安
上帝的管教有步骤、有轻重,从来不失序。上帝的管教有地上的惩罚,也有天上的审判,对父母来说,则提供以下的省思:

第一、假神假手,都是人手:米迦的手保护不了被抢的假神,米迦的假神也保护不了但人免于被掳掠,这些假神其实都是人手所造,如果拜假神有用的话,那幺拜造假神的人不是更有用吗?米迦用银造神不能赢,用木刻神不能护,他用钱买不到祭司的忠心,更买不到上帝的祝福。

但人求问假神没有真平安,抢劫米迦看似顺利其实不利,杀夺拉亿看似平安其实走向毁灭,看似在但安居,最后却遭掳掠。父母最要紧的是带孩子认识并依靠真神,让孩子一生在世得真平安,将来在天得真祝福。

第二、你不出手管教,恶人也会出手:以恶制恶是出于人的罪,以恶制恶更是上帝的权柄。米迦偷钱母亲不管教,结果米迦这个恶小偷碰上但族这个更恶的强盗群,不只是假神像被抢走,连假祭司也被诱买走!

不可轻看全能者的管教
第三、没人出手,上帝出手:但人看似恶人亨通、嚣张一时,看起来没人也没神出手。然而,但族在地上最早被人掳掠,在启示录的第七章记载,但族在天上最后被上帝除名,上帝出手。

父母如果不管教儿女,一旦孩子误入歧途,不是遭恶人挟制,就是迟早要面临法律的制裁;若生命被撒但掳掠,在天上被上帝除名,那更是最可怕的惩罚,也会是父母最痛苦的遗憾。

父母对儿女有爱有管教,儿女才能行在光明中;有爱不管教,儿女容易在溺爱中变坏;无爱有管教,亲子之间恐怕充满误解与伤害;无爱又无教,那是彼此绝情又绝义。

父母对儿女的爱与管教要并行,以身作则才有说服力,更将本文以三段篇幅与父母共勉─以神的话作準则,学习上帝的管教。(全文完)

K生活书 900℃ 72评论

士师记的背景,是以色列人当时没有王,因此,但支族寻找他们可以安居的土地。当他们来到米迦这个荒唐的家庭时,我们看到偶像、拜假神的影响力竟然从一个家庭扩张到一个支派。

(三)沉沦但族沉伦坏

但,是拉结的使女辟拉所生,名字有「申冤」之意,因为这个孩子的出生,申了拉结不怀孕生子的冤屈,雅各临终时为十二个儿子祝福与预言说到:「但必判断他的民,作以色列支派之一。但必作道上的蛇,路中的虺,咬伤马蹄,使骑马的坠落于后。」(创世记四十九章16-17节)雅各一面祝福但族要作公平的判断者,一面却也预告但族的后代子孙必作既暴力又诡诈的蛇虺。

从一个家庭来的败坏
在民数记中,摩西在摩押平原第二次数点民数时,记录属但支派而可以打仗的有六万四千四百人(民数记廿六章43节)。约书亚记指出,但支派的地业介于犹大的西陲与地中海之间(约书亚记十九章40-46节),包括非利士地的北部。这个地区土壤肥沃降雨充沛,是一块美地。

然而,但支派无法赶走非利士人;士师记提到亚摩利人强逼但人住在山地,不容他们下到平原(士师记一章34节)。士师记第十八章开始,说他们还没有在以色列的支派中得地为业,其中有六百名但人準备寻地居住。

抢偶像,拐祭司,沉沦:这些流浪的但人打发了五个勇士,到各地去窥探。这一天,他们来到以法莲山地进了米迦的住宅,就在那里住宿。并且请米迦的祭司少年利未人去求问神,问神说:此行道路是否通达?假祭司求问假神之后,竟妄称耶和华的回答说:可以平安…。之后这五个但人就一路来到拉亿。

拉亿彷彿世外桃源,物产丰饶环境好;又观察到住在此地的居民生活无虑,对外远离西顿的强权没有外敌,也不与外界往来,内外安靖国情好。尤其对但人而言,拉亿没有外敌,一旦攻取,将来自可悠闲度日;拉亿也没有盟友,现在攻打不必有所顾忌。

上帝的选民竟成强盗
这五个人回到琐拉和以实陶与弟兄们商议。于是但族中的六百个人到犹大的基列耶琳后边安营。再往以法莲山地去来到米迦的住宅,六百个但人各带兵器站在门口把守,那五个人就直接进入米迦的住宅,拿出神堂里雕刻的像、以弗得、家中的神像…。这根本就是有计画的抢夺。

这时,祭司看见了就问他们说:「你们做什幺呢?」 他们威胁祭司一番后再利诱祭司:「不要作声,用手摀口,跟我们去吧!我们必以你为父、为祭司。你作一家的祭司好呢?还是作以色列一族一支派的祭司好呢?」

这位少年祭司,不但没有尽到祭司的责任,也没有重情顾义地一口回绝来表明对米迦的忠诚,经文说反而他心里喜悦。连忙拿着以弗得和家中的神像并雕刻的像,欢欢喜喜地加入他们的中间,少年祭司不但是自愿的还满心欢喜地跟随但人离开。

但人离开那里,妻子、儿女、牲畜、财物都在前头。走远了,米迦发现家中遭窃就聚集邻居急忙追赶但人。追上了,米迦要求但人归还神像和祭司。但人反过来恐吓要攻击米迦还要杀他全家,米迦看见对方的势力远比自己强盛,斟酌后只好转身回家。

杀无辜,烧拉亿,立偶像,更沉沦:但人来到拉亿,就用刀杀了那些居民,又放火烧了那城,给那城重新起名叫「但」。但人设立雕刻的像,请来摩西的孙子和他的子孙作但支派的祭司,直到那地遭掳掠的日子。(士师记十八章)

但人不敢打敌人得应许之地,却抢弟兄,还携家带眷又偷又抢,是最不良的亲子活动,家教坏;但人忘恩负义抢劫曾经接待他们的米迦,抢走偶像、诱拐祭司,还恐吓要杀米迦的全家,心肠坏;又用刀杀拉亿的居民,火烧那城,行径犹如强盗恶寇。

管教奠基于爱
但人真坏,又请摩西的孙子、革舜的儿子约拿单和他的子孙,作但支派的祭司,陷摩西于不义,殃及祖先与后代。看起来,这些坏人一路顺风,似乎如同应验了假祭司所说的「平安」;然而,经文的最后说但人地遭到掳掠(士师记十八章30节),沉沦的但人结局更坏。

在阅读士师记时,务要记得「上帝对所爱的必有管教」─上帝的管教非常信实,也严厉可畏,但是上帝没有失去天父的位格,祂的管教出于信实的慈爱。

上帝对祂百姓的管教精準而有效,不曾失误;对于祂沉沦败坏的子民,上帝的管教按时候施行,不随便更不耽延;面对以色列人拜偶像的罪,上帝虽然「怒气发作」,却从不凭血气管教。

而儘管以色百姓一再行恶,上帝的管教总是基于对世人的爱,不但差派先知多方多次流泪劝诫、警告,还经常预先宣告管教方式,而只要百姓悔改就「后悔不降所说的灾」,直到百姓仍不断悖逆行恶才确实管教。

真神赐下真平安
上帝的管教有步骤、有轻重,从来不失序。上帝的管教有地上的惩罚,也有天上的审判,对父母来说,则提供以下的省思:

第一、假神假手,都是人手:米迦的手保护不了被抢的假神,米迦的假神也保护不了但人免于被掳掠,这些假神其实都是人手所造,如果拜假神有用的话,那幺拜造假神的人不是更有用吗?米迦用银造神不能赢,用木刻神不能护,他用钱买不到祭司的忠心,更买不到上帝的祝福。

但人求问假神没有真平安,抢劫米迦看似顺利其实不利,杀夺拉亿看似平安其实走向毁灭,看似在但安居,最后却遭掳掠。父母最要紧的是带孩子认识并依靠真神,让孩子一生在世得真平安,将来在天得真祝福。

第二、你不出手管教,恶人也会出手:以恶制恶是出于人的罪,以恶制恶更是上帝的权柄。米迦偷钱母亲不管教,结果米迦这个恶小偷碰上但族这个更恶的强盗群,不只是假神像被抢走,连假祭司也被诱买走!

不可轻看全能者的管教
第三、没人出手,上帝出手:但人看似恶人亨通、嚣张一时,看起来没人也没神出手。然而,但族在地上最早被人掳掠,在启示录的第七章记载,但族在天上最后被上帝除名,上帝出手。

父母如果不管教儿女,一旦孩子误入歧途,不是遭恶人挟制,就是迟早要面临法律的制裁;若生命被撒但掳掠,在天上被上帝除名,那更是最可怕的惩罚,也会是父母最痛苦的遗憾。

父母对儿女有爱有管教,儿女才能行在光明中;有爱不管教,儿女容易在溺爱中变坏;无爱有管教,亲子之间恐怕充满误解与伤害;无爱又无教,那是彼此绝情又绝义。

父母对儿女的爱与管教要并行,以身作则才有说服力,更将本文以三段篇幅与父母共勉─以神的话作準则,学习上帝的管教。(全文完)

热门产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