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Z蕙生活 >一本可以按图索骥、永不过期的历史旅游书,窥探百年来的文青去处 >

一本可以按图索骥、永不过期的历史旅游书,窥探百年来的文青去处

一本可以按图索骥、永不过期的历史旅游书,窥探百年来的文青去处

故事如果发生在一九二○年代,我们可能会看到一对依偎的学生情侣,在当时最时髦的水源地划船约会,远方山色妩媚、近处河水净凉、眼前树荫隐蔽。煞风景的是这位情郎清风,不能忘情拥抱眼前的情人,因为他早被家人许下其他婚配对象桂花。这是出自东京留学生笔下、最早的台湾小说〈她将往何处去〉里的故事——水源地约会结束后,没有爱情基础的婚约双方当事人,就要争取婚姻自主、个人独立。后来桂花毅然擦乾被毁婚的伤心泪水,踏出深闺,搭上前往东京留学的船只,立志成为改革台湾社会的新力量。当时梦想的出口在东京,台北只是几个以日本城市生活为蓝图规划出来的地点:圆山公园、北投温泉、水源地,加上年轻人拼了命想逃出的砖瓦窄房。

不知道学成后的桂花,后来有没有回台?如果有,她可能会在一九三五年「始政四十週年台湾博览会」的辉煌展示中,遇到一个固执老秀才。这次的故事是在已经遍地霓虹闪烁、用水乾净、搭车四通八达的一九三○年代台北。这些改善生活的政绩,被总督府在新公园、大稻埕、草山设置的会场大肆宣传。连隐居乡下多年的老秀才斗文先生,都经不起招引而来去斗闹热。遗憾的是,这场都市之旅相当狼狈,先是被火车汽笛惊吓尚未回魂,又接着在博览会场受到只懂日文的小子羞辱。而那自己青春象徵的老衙门原址,却已经盖起了公共会堂。

「现代」若是有声有形,台湾人最初如何表现?唱歌摆动身体、妆扮自己、逛街谈心、买书写诗、梦想未来的自己?这些习以为常的现代生活,当然不是原初就在这里。

本书十三篇文章看似随机在漫谈日治的地景、文学,其实都是想说明「现代生活」初入台湾的暧昧情形。长长的书名里,有两个特别要强调的关键字:一百年、台北。

台北是关键字。一府二鹿三艋舺的口号,早在一八九五年就已重新排序。艋舺加上大稻埕,人口已是当时台湾最多,丰茂的文化经济,汇聚的文人商贾,台北既是台湾社会的「岛都」,也是日本殖民的「帝都」。现代的台湾史,台北当然责无旁贷。

一百年也是关键。一九一五不只是个数字,那年夏天,台湾出现殖民二十年来规模最大的汉人武装抗争──噍吧哖事件。两三个月惨烈交战,最后是总督府镇压逮捕两千人告终。这场看似承接林少猫、罗福星等壮士饱含血泪而反抗的「起义」,诡谲地,再没有后续了。这一回竟是最后的汉人武装抗日事件,从此「日治中期」的台湾就开始政治安定、经济起飞、人口成长……。

一百年前的台北,传统生活赖着保守的根基在岛都慵躺,现代生活挟着维新体制由帝都闯进。台北人,欢迎或抗拒?欣喜或悲戚?他们不再书写武装抗日的故事,还有没有矛盾?还是不是为难?

顶上罩着一个无可遁逃的政权的台北人,心知肚明现实世界的他们有手有脚也有脑袋,会直走也会转弯。虽然烙刻着汉人传统文化,但是生活不必然要汉贼不两立地誓死抵抗。所以日治时期台湾的饮食、衣着、读书、听歌、跳舞、爱情、休闲,尽情学习了东京和巴黎,目不暇给地改头换面。就像剪短头髮之后开了窗,绕道日本而来的欧美文明西风理所当然地吹进了已然鬆开的领口。

但台北人对于现代化,也绝不是卑屈地照单全收。唱歌跳舞的人,虽然学习西方艺理而主张弃绝传统,但从不忘想做台湾人的歌、编台湾人的舞;读书思想的人,虽然引进白话新文学而痛斥汉诗,也一直期盼挖掘台湾人的故事、说台湾人的语言。这就是本书念念不忘的暧昧性,若回到一百年前的台北来追寻,案例真的此起彼落。

书名:百年不退流行的台北文青生活案内帖(附手绘三市街实战地图)

作者:台湾文学工作室
策画:苏硕斌
出版社:本事出版/大雁出版基地
上市日期:2015/9/3

Z蕙生活 631℃ 87评论

一本可以按图索骥、永不过期的历史旅游书,窥探百年来的文青去处

故事如果发生在一九二○年代,我们可能会看到一对依偎的学生情侣,在当时最时髦的水源地划船约会,远方山色妩媚、近处河水净凉、眼前树荫隐蔽。煞风景的是这位情郎清风,不能忘情拥抱眼前的情人,因为他早被家人许下其他婚配对象桂花。这是出自东京留学生笔下、最早的台湾小说〈她将往何处去〉里的故事——水源地约会结束后,没有爱情基础的婚约双方当事人,就要争取婚姻自主、个人独立。后来桂花毅然擦乾被毁婚的伤心泪水,踏出深闺,搭上前往东京留学的船只,立志成为改革台湾社会的新力量。当时梦想的出口在东京,台北只是几个以日本城市生活为蓝图规划出来的地点:圆山公园、北投温泉、水源地,加上年轻人拼了命想逃出的砖瓦窄房。

不知道学成后的桂花,后来有没有回台?如果有,她可能会在一九三五年「始政四十週年台湾博览会」的辉煌展示中,遇到一个固执老秀才。这次的故事是在已经遍地霓虹闪烁、用水乾净、搭车四通八达的一九三○年代台北。这些改善生活的政绩,被总督府在新公园、大稻埕、草山设置的会场大肆宣传。连隐居乡下多年的老秀才斗文先生,都经不起招引而来去斗闹热。遗憾的是,这场都市之旅相当狼狈,先是被火车汽笛惊吓尚未回魂,又接着在博览会场受到只懂日文的小子羞辱。而那自己青春象徵的老衙门原址,却已经盖起了公共会堂。

「现代」若是有声有形,台湾人最初如何表现?唱歌摆动身体、妆扮自己、逛街谈心、买书写诗、梦想未来的自己?这些习以为常的现代生活,当然不是原初就在这里。

本书十三篇文章看似随机在漫谈日治的地景、文学,其实都是想说明「现代生活」初入台湾的暧昧情形。长长的书名里,有两个特别要强调的关键字:一百年、台北。

台北是关键字。一府二鹿三艋舺的口号,早在一八九五年就已重新排序。艋舺加上大稻埕,人口已是当时台湾最多,丰茂的文化经济,汇聚的文人商贾,台北既是台湾社会的「岛都」,也是日本殖民的「帝都」。现代的台湾史,台北当然责无旁贷。

一百年也是关键。一九一五不只是个数字,那年夏天,台湾出现殖民二十年来规模最大的汉人武装抗争──噍吧哖事件。两三个月惨烈交战,最后是总督府镇压逮捕两千人告终。这场看似承接林少猫、罗福星等壮士饱含血泪而反抗的「起义」,诡谲地,再没有后续了。这一回竟是最后的汉人武装抗日事件,从此「日治中期」的台湾就开始政治安定、经济起飞、人口成长……。

一百年前的台北,传统生活赖着保守的根基在岛都慵躺,现代生活挟着维新体制由帝都闯进。台北人,欢迎或抗拒?欣喜或悲戚?他们不再书写武装抗日的故事,还有没有矛盾?还是不是为难?

顶上罩着一个无可遁逃的政权的台北人,心知肚明现实世界的他们有手有脚也有脑袋,会直走也会转弯。虽然烙刻着汉人传统文化,但是生活不必然要汉贼不两立地誓死抵抗。所以日治时期台湾的饮食、衣着、读书、听歌、跳舞、爱情、休闲,尽情学习了东京和巴黎,目不暇给地改头换面。就像剪短头髮之后开了窗,绕道日本而来的欧美文明西风理所当然地吹进了已然鬆开的领口。

但台北人对于现代化,也绝不是卑屈地照单全收。唱歌跳舞的人,虽然学习西方艺理而主张弃绝传统,但从不忘想做台湾人的歌、编台湾人的舞;读书思想的人,虽然引进白话新文学而痛斥汉诗,也一直期盼挖掘台湾人的故事、说台湾人的语言。这就是本书念念不忘的暧昧性,若回到一百年前的台北来追寻,案例真的此起彼落。

书名:百年不退流行的台北文青生活案内帖(附手绘三市街实战地图)

作者:台湾文学工作室
策画:苏硕斌
出版社:本事出版/大雁出版基地
上市日期:2015/9/3

热门产品